烏魯木齊之窗
您的位置:烏魯木齊之窗首頁 > 區塊鏈 > 正文

50億融資沒談成,蔚來汽車大力控成本:裁員、關閉多家蔚來中心,出差標準從800降到400

作者|鄒帥 編輯|王畢強

持續虧損,股價下跌,已經"燒掉"幾百億元的"中國特斯拉"蔚來汽車,其融資進程備受市場關注。

蔚來的內部員工對此也不例外。蔚來資深工程師陸同(化名)告訴《鳳凰周刊》:"每天都會有一些消息傳進來,說什么時候會融來錢,有時候又會說已經談崩了,每天的狀態都不一樣。"他們知道蔚來創始人兼董事長李斌在不停地為公司拉投資,也總是被告知"你們要對我的融資能力有信心"。

蔚來汽車近日陷入了一場50億投資的"羅生門"。有消息傳出,蔚來汽車正與浙江湖州市吳興區洽談一筆超過50億元的融資意向,同時蔚來將在吳興區落戶一個20萬輛年產能的工廠,區政府層面簽了框架協議。

無論是對蔚來還是身處寒冬的車市來講,這無疑都是一個備受關注的好消息。但很快,多家媒體報道,湖州市吳興區外宣辦表示,此前該區與蔚來汽車進行過投資洽談,達成了意向協議,但經過評估,認為投資風險過大,目前已經停止了繼續洽談。

蔚來在9月24日發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營業凈虧損同比擴大83.1%,至32.858億元,超過市場預期的29億元。當天,"蔚來4年虧400億"迅速成為熱搜。與此同時,蔚來的股價也在一夜之間下跌超過20%,比起巔峰時刻的119億美元市值,蒸發超過90億美元。

財報發布后的第二天,李斌在電話會議上表示,4年虧損400億并不屬實,從去年IPO到現在,蔚來累計虧損約220億元人民幣,其中超過100億元用在了研發投入上。

裁員風波、自燃召回事件、虧損超出預期,即便是累計融資超過370億元的蔚來,也開始緊縮開支,控制成本。公司總裁秦力洪曾多次表示,活下來,是蔚來當下最重要的事。

50億融資沒談成,蔚來汽車大力控成本:裁員、關閉多家蔚來中心,出差標準從800降到400

陸同在大約兩年前加入蔚來,經歷過快速擴張、"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的"的狂飆階段,也親歷了上市后開始控制成本,乃至裁員的收縮期。面對外界的質疑,陸同也時常會去反思公司的種種,"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希望我們可以把成本控制做得更好。"

"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在加入蔚來之前,陸同曾在一家外資車企做過多年的工程師。傳統車廠的嚴格培訓讓他對造車的技術和流程都了如指掌,但與此同時這也成了一種限制,他看不到更多的新意和突破。

2017年底,蔚來的ES8電動汽車在五棵松體育館首次亮相,蔚來斥資8000萬元辦了一場極盡奢華的發布會。那是這家公司的高光時刻之一,陸同也在那個時段左右加入。他記得,從2017年的第四季度開始到2018年第二季度結束,那是一段人員迅速擴張的階段。每周入職的人數大約都在一百人左右,少的時候也有五六十位。

與此對應的是同事們的熱情。無論是薪酬待遇,還是蔚來對外辦的各種活動,陸續開業的蔚來中心,都給大家帶來高漲的士氣。陸同記得,當時就算做錯了什么事情,一般都不會究責。"犯錯沒有問題,犯了錯就是要我們去改。"很多人會自愿地去加班,或者幫忙做些其他的事情。

"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陸同覺得這句話最能精準地描述當時的環境。對于2018年初的蔚來來講,保時間,先把車造出來是第一位的。"最優先級的是時間,其次是質量,做得最差的可能是成本控制。"

很多時候,供應商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交貨,但是為了保時間,公司會要求無論如何要半年完成。供應商會要求更多的人力、物力和研發費,但這些"都不是大問題"。

李斌在那時接受媒體采訪曾表示,蔚來賣的也是一張通往新的生活方式的門票。做APP、培養產品美譽度、在大城市的地標建筑開設蔚來中心、每年一次的品牌狂歡日,這些都需要重金來支持。公開數據顯示,僅是簽了6年租約,位于北京王府井的蔚來中心東方廣場店,年租金就約為7000萬-8000萬元。

一開始,陸同覺得在這里很新鮮,在一個傳統的車廠的話更多地會以成本或者利潤率來進行考慮和決策。但漸漸地,從一個開發者的角度,他也變得不再那么認可。"從項目上來說,并不是傳統車的一個概念,更多的可能看成是一個互聯網項目,要去爭分奪秒地上線搶占市場,這是一個比較高等級的事情"。

對于燒錢,李斌在創立蔚來之時就曾斷言:"沒有200個億,最好別想造車這件事。"他認為,對于汽車創業來說,5萬元造不出寶馬,5000元工資也招不到最好的工程師,要做出好東西就得砸錢。

50億融資沒談成,蔚來汽車大力控成本:裁員、關閉多家蔚來中心,出差標準從800降到400

2018年9月,蔚來在紐交所掛牌上市。實際上,在蔚來披露招股書之后,質疑之聲便開始涌現。2016年和2017年,蔚來凈虧損分別為50.2億元、25.7億元,在2018年前6個月,凈虧損達33.3億元。蔚來在招股書中也表示,虧損情況未來可能仍將繼續。

但在不同的場合,李斌都曾表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虧損的概念,更是一個投入的概念。他還提到用十幾年時間才盈利的亞馬遜,覺得蔚來用不了那么長時間。

持續虧損,裁員瘦身

但面對持續的虧損,蔚來終于開始了瘦身。首先是從3月開始的裁員。當時的計劃是到2019年6月末,員工數量將在今年2月底的基礎上減少3%。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秦力洪曾回應稱,"這是正常末位淘汰。"

而到了8月22日,李斌又在全員內部信中表示,"按照進一步的精益運營計劃,9月底前公司在全球范圍內將減少1200個工作崗位,調整后公司的人員規模大概在7500人左右。"

代表蔚來品牌形象的NIO House(蔚來中心)也被迫"瘦身"。光大證券此前曾推算,全國15個NIO House的平均裝潢費用高達1000萬元,平均年租金約500萬-800萬元。8月份,有媒體報道稱,武漢光谷和上海太古匯門店歇業,這也是一路高歌猛進的蔚來中心首次被曝出歇業。

蔚來在下沉市場的主要銷售形式逐漸轉向與合作伙伴共建的NIO Space(蔚來空間)上。李斌在二季度財報發布后的電話會議上表示,即便是自建,NIO Space的平均成本也會低于100萬元。NIO Space無論是建設成本還是租金支出,都能獲得更高的成本收益率。

陸同發現,周圍的同事陸續在換,今天還在一起工作的,明天可能就已經離職了,這無疑對大家的打擊非常大。很多時候,他們的消息都不會比外部快。有時同事們會湊在一起討論從媒體上看到的消息,之后發現竟然都會成真。

而"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終于成為過去時。如今在花錢方面,公司開始嚴肅地去探討做新事情的意義,在審批上也變得更嚴格。他提到,曾經蔚來的外包是不看成本的,只要需求合理,便會審批通過。但如今也有了明確分配到部門的目標,就算再艱難,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理由,也很難去增加。

在員工出差標準這種細節問題上,也發生了變化。一線城市800-1000元的住宿標準降到了400元,曾經3小時以上火車便可以買一等座,如今也通通變為二等座。

但根據蔚來的二季度財報,"召回事件"對蔚來的成本控制形成了很大打擊。今年5月,蔚來ES8相繼發生了3起自燃事件,蔚來之后宣布完成了4803輛ES8的召回工作。蔚來表示,自燃的原因主要是NEV-P50模組電壓采樣線束走向問題,將為所有召回車輛免費更換搭載規格型號為NEV-P102模組的電池包。

50億融資沒談成,蔚來汽車大力控成本:裁員、關閉多家蔚來中心,出差標準從800降到400

二季度蔚來汽車毛利率為-24.1%,但若將召回產生的3.391億元成本扣除,毛利率將上升至-4%。而今年一季度,蔚來的毛利率為-7.2%。這個數據表明,如果沒有自燃和召回事件,蔚來的成本控制已收到成效。

面對市場上對蔚來產品質量的懷疑,陸同覺得蔚來并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他認為,由于前期開發的時間周期較短,雖然車輛下線時會經過多次檢查,但依然會存在一些問題。但蔚來一直在進行各種軟件和硬件的更新,更換質量更好的零件,穩定之后肯定會有所提升。

財報顯示,二季度蔚來研發費用為13.005億元,同比增長70%,從2016年成立以來累計研發費用已達104.449億元。

對于陸同而言,這也是他還留在蔚來的信心來源之一。在包括"三電"系統的電機、電控、電池包,"三智"系統的智能網關、智能座艙、自動輔助駕駛系統在內的智能電動車六項核心技術上,只有特斯拉和蔚來擁有完全的自主知識產權。

優惠促銷,融資艱難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10月14日發布數據顯示,今年9月份,全國汽車產銷量分別為220.9萬輛和227.1萬輛,環比分別增長11%和16%,同比分別下降6.2%和5.2%。這已是車市遇冷后,中國汽車銷量第15個月同比下降,但同比下跌幅度較8月份有所減少。

而對于新能源汽車來講,又是另一番光景。在行業寒冬的背景下,再加上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自燃事故等影響,新能源汽車銷量已經連續3個月同比下降。數據顯示,9月份,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8.9萬輛和8.0萬輛,產量環比增長2.0%,銷量下降6.5%,同比下降29.9%和34.2%,降幅繼續擴大。

但蔚來卻在9月份逆勢實現了銷量回升。蔚來汽車發布的9月份交付數據顯示,其當月銷量達2019臺,為年內最佳成績。整個第三季度,蔚來累計交付ES8和ES6共4799臺,環比增加35.1%,同比增加47%。這個數據甚至超過了二季度財報中的預期。

這與蔚來為拉動銷量,在9月份實行的一系列優惠政策不無關系。蔚來在9月推出免費換電政策,吸引具備換電站的城市中的大量潛在用戶;在北京,傳統車用戶購買ES8或ES6時還能夠享受額外的優惠。

但在二季度財報中,蔚來預計第三季度車輛銷售毛利率仍然為負,大概為-6%至-10%。值得注意的是,蔚來的資產負債表同樣不容樂觀。二季度財報顯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蔚來總資產約182億元,總負債177.5億元。如果沒有新的融資進來,蔚來即將觸達資不抵債的臨界點。

在陸同看來,李斌是一個很好的互聯網創業者,"他很懂怎么樣去吸引市場和投資者"。

如何去融資確實是李斌的強項,他曾帶領三家公司敲鐘上市。創辦易車網時,他只用了兩個星期就拿到了1000萬元投資,蔚來的累計融資更是超過370億元。

李斌明白找錢對于造車的重要性,也曾表示"堅決不能死在錢上"。9月5日,蔚來汽車以非公開發行方式向投資者發行和出售本金總額2億美元的可轉換債券,騰訊和李斌本人分別認購1億美元。

此外,蔚來的融資目光更多地轉向了有國資背景的基金。早在5月28日,蔚來汽車宣布與北京亦莊國投簽訂投資框架協議。雙方將設立新的實體"蔚來中國",蔚來將向"蔚來中國"注入特定的業務和資產,并在北京建廠,而亦莊國投將向"蔚來中國"以現金方式出資100億元并獲得非控股股東權益。

但截至目前,這筆投資還沒有實質性的進展,而且在蔚來二季度的財報中也沒有體現。但蔚來汽車首席財務官謝東螢在一次電話會議上表示,在"蔚來中國"融資項目上,蔚來與相關方取得了重大的積極進展。但是現在正處在一個非常敏感的時期,任何與這些項目有關的機密信息都不便披露。

就在近日,蔚來傳出了和湖州市吳興區洽談的50億元融資協議。雖然目前來看,該協議已被中止,并造成蔚來10月16日盤前股價下挫4.52%。但李斌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蔚來確實在跟不少地方政府接觸。是否會有其他地方政府伸出援手,還未可知。


來源:

推薦閱讀:葉紫網
贵州快3彩票下载